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俄总统总理力挺伊朗

2018-10-30 11:51:11

俄总统总理力挺伊朗

俄总统梅德韦杰夫昨天批评以色列轰炸伊朗的言论是“危险的论调”,可能导致一场“灾难”,在他做这番讲话前一天,俄总理普京刚猛烈抨击了“傲慢的”西方大国,俄外长拉夫罗夫则警告轰炸伊朗“将是非常严重的错误”。克里姆林宫重量级人士密集表态,被视为对伊朗的“力挺”——8日国际原子能机构据称会公布伊朗将核军事化的“详细罪证”,伊朗正遭受西方舆论围殴。伊朗似乎因俄罗斯的表态增加了底气,《德黑兰时报》8日头版大照片就是普京会晤伊朗外长萨利希,土耳其《自由报》7日还称,普京欢迎伊朗加入上合组织。俄罗斯外交的一大特色是“敢说敢干”,它的态度一直被当成解决伊朗核危机的变量之一。就在8日,不知是否意识到国际舆论中不断增加的反战压力,以色列防长巴拉克谈到轰炸伊朗时称,“战争不是去野餐,以色列迄今还没有决定采取任何行动”。

俄罗斯释放“挺伊”信号

“俄罗斯指责以色列对伊朗使用‘危险论调’。”以色列《国土报》站8日迅速报道了梅德韦杰夫在柏林会上的公开表态。德新社称,梅德韦杰夫认为,以色列在制造危险气氛,威胁军事打击伊朗可能导致一场大的战争。他说,现在重要的是让局势平静下来,“深呼一口气,开始谈判”。法新社说,这是对以色列的一种警告。

伊朗总统内贾德8日称,伊朗对抗美国不需要核武器,而对抗伊朗只会让美国后悔。同一天,伊朗官方媒体伊朗台站上点击量的报道是“俄罗斯称攻击伊朗是严重的错误”。这句话来自俄外长拉夫罗夫7日的讲话。拉夫罗夫说,攻击伊朗“充满着不可测的危险”,只会增加人们的苦难和伤亡。对伊朗核问题,拉夫罗夫认为,不存在军事解决方案。伊朗台说,拉夫罗夫讲这番话正值以色列再次对伊朗宣扬侵略性言辞之际。英国“经济之声”站评论认为,拉夫罗夫此举被解读为对伊朗的支持。分析家说,认为伊朗跟伊拉克或利比亚一样是错误的,有评论家猜测,可能来自俄中的支持,让伊朗政府认为任何对其进行的军事打击都是一种错误。报道说,“如果真存在来自这两个世界强大国家的支持,就可能迎来涉及核武器的第三次世界大战”。

8日伊朗《德黑兰时报》将头版醒目的位置留给了俄总理普京同伊朗外长萨利希交谈的大照片。法国《快报》评论说,参加上合组织峰会的萨利希将圣彼得堡的会场变成控诉平台,并得到东道主响应,而继外长拉夫罗夫后,普京毫不含糊地发出反对军事干预的信号。俄《消息报》说,普京表明了在国际问题上与伊朗一致的观点。法国电视二台报道称,普京在上合组织峰会上指责西方“傲慢”,并公开反对对伊朗实施军事干预,这被认为是向中国和伊朗与会高官放话,由于俄中的放行,北约得到军事干预利比亚的通行证并终颠覆卡扎菲政权,普京显然希望让外界明白,俄不会容忍类似情况在伊朗重演。伊朗台站上,有民留言道:“我希望普京先生回归,像苏联领导人让那些试图欺负弱小国家的傲慢大国有所感觉。祝您的回归一切顺利……早日实现!”也有人敦促俄罗斯不要说空话,应向伊朗提供S-300防空导弹系统。

土耳其《自由报》等多家媒体7日引述法新社的报道说,普京欢迎伊朗、巴基斯坦加入上合组织。评论称,10岁的上合组织现在是一个松散的安全联盟,莫斯科希望将其发展成一个更强大的力量,能够挑战布鲁塞尔的北约集团。去年11月24日,伊朗台曾引述伊朗副总统的话说,“伊朗的上合组织成员国身份将大有好处”。不过,多家媒体报道说,上合组织尚未正式确认增加成员。伊朗外长萨利希7日参加上合组织会议时发表讲话“谴责对独立国家的任何军事打击威胁”。《莫斯科时报》8日特意提醒说,萨利希在圣彼得堡说这番话时就在普京身边。俄新说,普京还对伊朗成功启动布什尔核电站表示祝贺。

俄罗斯:伊朗的外交教父?

国际原子能机构关于伊朗的核报告据称8日发表。以色列《国土报》8日称,来自俄罗斯、巴基斯坦和朝鲜的工程师一直在帮伊朗科学家获得核能力,核心人物之一是前苏联核专家丹尼兰科,他已在伊朗的物理研究中心工作至少5年,与伊朗分享他的重要研究成果——制造引发核链式反应所需的高精度引爆装置。路透社8日称,即使新的伊朗核报告出台,安理会对伊朗进行更严厉制裁的机会也不大,因为俄中有否决权。

法国《邮报》称,俄罗斯对伊朗的支持并非说说而已,尽管拒绝了几笔防空导弹之类军购合同的履行,但10月传出俄帮伊朗建设防空和预警指挥系统的消息,这将大大改善伊朗的防空能力。

而俄对伊朗出售的电子干扰设备更是“防空能力倍增器”。

“伊朗需要核武器来自卫。”有俄罗斯官方背景的俄罗斯电视台站8道说,回顾历史,伊朗从未入侵邻国,也没有参加过帝国主义战争。是海湾/伊朗遭到反复入侵,一战时是英国,1941年时是苏联和英国,只是因为丘吉尔和斯大林需要伊朗的石油打二次世界大战。1953年民主的伊朗政府将石油公司国有化,美英为此在伊朗策划政变。1979年伊朗革命后不久,美国开始武装伊朗的敌人伊拉克,导致惨烈的两伊战争。

美国非政府组织站cuttingedge2007年曾发文讨论“俄罗斯会让美国或以色列成功攻击伊朗吗”。文章说,对很多习惯于美国军力是这种宣传的美国人来说,这样的问题简直像“亵渎神明”,但“美国的敌人”其实也有极厉害的武器。比如电磁波,通过电磁波甚至可以改变气候,引发地震和火山爆发。俄罗斯就掌握这种能力。文章称,2003年在美国人庆祝轻松获得巴格达的胜利之际,时任俄总统普京给美国总统布什划了一条线。文章说,当时美国政治家奚落伊朗“你就是下一个”,然而,很神秘的,美军没攻击伊朗。文章称,2003年以来,俄罗斯承担起了保护叙利亚和伊朗的。

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站2日刊文质疑“俄罗斯正成为伊朗的外交教父”。文章说,莫斯科再度表明,它决心保护伊朗的有争议核计划。即便俄罗斯同意缩水了的安理会制裁以及取消向伊朗出售S-300防空导弹,莫斯科仍旧试图在外交上为德黑兰打掩护,伊朗是俄罗斯的武器客户,也是俄罗斯用来打击美国及其海湾盟友的地缘政治大棒。莫斯科保护伊朗,避免其受到国际施压的做法,加大了伊朗取得核武的危险。文章呼吁,美国及其民主盟友决不能允许克里姆林宫成为伊朗危险的核计划的“外交教父”。日本大阪大学一名国际问题学者8日对《环球时报》说,伊朗是俄罗斯在中东地区的附属势力。鉴于伊朗周边国家渐渐都变得与美国站在一起,俄罗斯已经不能再坐视不理。

伊朗核危机是一盘“死棋”?

法国外长朱佩8日表态说,法国对伊朗核计划潜在的军事化“非常担忧”,但反对任何针对伊朗的打击,因为那将引发无法挽回的损失。同一天,路透社称,以色列防长巴拉克淡化以色列有意轰炸伊朗核设施的猜测,称“战争不是去野餐,我们想去野餐,但不想要战争。以色列尚未决定采取任何行动”。

美国知名的政治博客站《野兽》8日采访1981年轰炸萨达姆核设施的以色列飞行员,称“轰炸伊朗有风险,但可以做”。美国“田纳西人”站7日称,奥巴马一直说一个核伊朗是“不可接受的”,但现在即使联合国都宣布伊朗是一个核国家了,奥巴马挽救其信誉的方法就是采取军事行动。但国际舆论上,越来越多的人将伊朗核危机视为一盘“死棋”。路透社8日说,1981年,当以色列认为伊拉克核反应堆将生产出制造核弹头的钚之时,时任以色列总理贝京派出8架F-16摧毁这个反应堆。贝京谈到这次袭击时称,这证明“以色列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敌人发展出针对我们人民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报道说,这起事件确定了一个知名的战略:的防守就是强有力的进攻,即“贝京主义”。但以色列早就知道攻击伊朗将比攻击伊拉克要难得多。美国《国会山庄报》称,事实上,如果一个国家执意要发展核武器,那么没有什么办法去阻止它。去年4月的一次听证会上,美国参联会副主席卡特莱特就被问道:是否阻止伊朗核武计划的途径是物理上占领这个国家以废除该国核设施。

《渥太华公民报》8日将以色列攻击伊朗称为“疯狂”。文章说,伊朗是一个大国,不可能把所有核设施聚到一个毫无遮掩、系着红丝带的盒子里。他们的核能力就像癌细胞一样,是转移扩散的,不可能被连根拔起。文章还说,让我们再次假设行动成功,那么以后呢?伊朗人将报复,可能使用任何手段,包括生化武器,那可能是以色列的末日。以色列很小,只是伊朗的1/75。伊朗可能不会使用核武器,但可以发射常规导弹,封锁霍尔木兹海峡,或向全世界派出人弹。伊朗法尔斯通讯社8日称,伊朗国会国家安全与外交政策委员会副主席侯赛因说:“我们并不孤单,事实上我们的声音在黎巴嫩、埃及、突尼斯和巴勒斯坦等地都能引起回响。如果以色列胆敢发起愚蠢的行动,面对伊朗及其全世界盟友的愤怒,它将身陷火海。”

(本报驻俄罗斯、伊朗、美国、日本、法国、以色列联合报道 本报特约 汪析 柳直)

不锈钢潜水泵
手机棋牌游戏代理
环氧树脂地坪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