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缘亮先生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0:48:39 来源: 郴州信息港

在金紫山以南,香山以北,有一大一小的两个山峰,两山相交处,当地称小文坳。而此山对面百担畈的人,一向称之为奶头山,大的叫大奶头山,小的叫小奶头山。  亮先生的家就住在小奶头山的半山腰里。  “每到初夏时节,太阳三竿高的上午,你们百担畈的人朝西看去,奶头山的某个区域,天天都有一片彩云,彩云覆盖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亮先生在百担畈给人算命的空当儿,遇到有人问起,他总是不厌其烦地介绍着自己的家。倘若再遇到像他那样有点文化底子的人,免不了还要补上一句:“别看我家住在大山里,风水那是好得很,门前古树引凤,屋后奇潭生云。你们百担畈的人夏天观察过没有?每到干旱日久,奶头山,我家那里清早便生成一团雾,这团雾,与天天出现的彩云不一样,是青灰色的,青灰色的雾慢慢向金紫山及其以北飘渺。倘若到偏东的癸位打住,再往回飘渺,则下雨没有指望;倘若继续由北向东,并且由团状变絮状再边走边扩散,一直绕过你们的百担畈的后山,再从南边回到奶头山云游一圈的话,百分之一千,有雨了。行的快,有暴雨;行的慢,有连阴雨。一句话,求雨的季节,天气预报指望不上,有雨没雨,看奶头山。”  “一句话,你家风水就是好”。有人咯咯笑了起来。  “风水好,你家出过大官没有?又有人哄笑起来,纳鞋底的女人也跟着起哄:“亮先生,你讨了几房姨太太?”  亮先生起先也跟着笑,当觉出众人的话越来越有讽喻味道时,收起了笑容。他扶了一下眼镜,正色道:“当官就了不起了?当官者十之八九都相信命理,镇上几个领导没有私下请我看过他家风水?又有几个领导没有请我瞧过八字?一口一个先生的叫呢!”  说着说着,便见亮先生从凳子上爬起,众人以为他生气了,要走路。谁知,他径直走到纳鞋底的那个女人面前,一个匆猛子就摸她的奶,上手后得意道:“我没有几房,暗地里有这一房足也!哈哈哈。”  纳鞋底的女人吃了亏,脸红到耳根上了。却有另外一个女人帮腔道:“打匆猛子也是本事?要是人家拉着你的手摸才是牛逼嘛?你倒说一说你的亮先生的外号是怎么来的呀。”  亮先生正要折过来故伎重演,忽然听见人群里有人叫了一声“我要算命”。便见那人把亮先生引入里间,排八字去了。  百担畈的人,不习惯把知识人或文人叫先生,倒是对另外两种人乐称先生,一是搞地理的,一是算八字的。地理先生姑且不说,算命先生一般都是瞎子。方才人群中有人打趣亮先生的来历,说起来话长。亮先生本不姓亮,是姓张,名叫张时风。现在快60岁了,一直未婚。40多岁时,得了眼疾,山里人对不是危及性命的毛病,从来不怎么重视,顶多想想土法,试试偏方。边治边拖了几年,就拖瞎了。好在这张时风之前读过高中,还加入过文学社团,拥有一肚子墨水。在未得眼疾之前,什么《奇门遁甲》,《渊海子平》,《四柱预测》等等书籍盘得滚瓜烂熟。碍于山里人有个规矩,算命之饭碗只能有瞎子捧得,健全人不得与残疾人争食。也是上天要成全他,让他得了眼疾并且也成了瞎子。于是张时风就轻车熟路正儿八经堂而皇之做起了先生。  拄上一根拐棍,戴上一副墨镜,张时风有板有眼的到各个村庄给人掐着八字。一般的算命先生,是从小瞎眼的,没有书底子,跟师傅学,难免知识偏颇,一知半解、葫芦画瓢。而他深谙易经要领,诗书博览,左右逢源,触类旁通。在与人讲解时,阐释命理与众不同,能够深入表里,甚至高屋建瓴。这样,自然而然粉丝就多了起来,“河西转河东,算命就找张时风”在百担畈一带就流行开来。  揭开张时风不是瞎子的秘密,是在一次桃色事件中。  与县城不同,乡下的算命先生,一贯都是走村串乡营生的。张时风正是这个便利,认识了不少村上女人。这些和张时风暧昧的女人多半是老公长期在外打工,被张时风钻了空子。起先,人们感到好奇,与张时风要好的女人,没有一个长得丑的,难道瞎子能凭感觉?既然是瞎子,干嘛还在乎美丑?后来,大家都知道了真相。  那年一个夏天的午后,张时风从东冲算了两支命,就急匆匆地向冲口一户人家摸索过去,那户女主人正是他近结识的相好怜香。怜香对门的刘二老远看见,张时风一进屋,怜香就把大门关上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刘二不见张时风出来,就悄悄抄到屋后怜香家院子中偷看,只见床上两个白花花肉团团一晃一晃的,双挂面床嘎吱嘎吱叫得正欢。刘二心猿意马之际,忽听前面有人敲门,接着床上一阵忙乱,之后又听见杀牛似的一声高叫:“看你这一对奸夫淫妇!”刘二回过神来,知道是怜香老公回家了。  未及作何反应,刘二便觉一阵风从自己身侧刮过,定睛一看,没想到张时风十分麻利的打开了后门逃出来,差点与他撞个满怀。  张时风边跑边扔掉拐杖,一溜烟就消失在山嘴了。  刘二说:“呵呵,我当他是瞎子呢?”  怜香老公说:“我当他不是瞎子呢”  刘二说:“就是那个张时风张瞎子啊!”  怜香怯怯的说:“我找他算命,谁知他---欺负我,脱我衣服,不过还没上手,刘二,你说对不对?”说完未等刘二搭腔,就塞给刘二一张绿绿的钞票。刘二连忙附和道:“是的,我也是来算命的,正准备怜香算好我算……你就回家了。”  怜香老公心领神会,转过身,双手提到嘴边做喇叭状,对着冲口的山嘴,不,准确地说是对着对面老屋庄上的村民高喊:“他张瞎子再要到冲里来欺负良家妇女,看我打断他的狗腿!”  刘二在怜香老公当面不说,可是,这种新闻不会隔夜,当天下午整个冲里就沸腾开了。“张时风是亮瞎子、亮先生啊!”人们奔走相告,没几天就传遍了百担畈。  “1979年5月初六生人,你老婆属羊,己未火八字算命。甲己之年丙做首,正月丙寅,那年五月初六尚在4月节气,四月推知为己巳,初六戊戌,卯时为乙卯。八字即:己未年,己巳月,戊戌日,乙卯时。命中土重喜用金来泄气,但柱中无金。日支坐戌,戌为火库,得辰冲开为害。幸好未遇辰土。但该命无有金星,一生难以旺夫,逢癸酉戊癸化合得年长男子帮扶。命主兄弟姐妹不少,但都难有依靠。操心的八字,2岁行运,走庚午,12岁辛未,南方一气,但干支克害无用,读书无成。从22岁到42岁,壬申癸酉金水一气,本来不错,但坏了时辰,旺金克了时上乙卯木,可能要骨肉分离。42至62一片火木,生土克土,不好。按道理,日干支是土,生土岂不是好?但此命土重,不宜再生。值得一说的是,此命一旦进入癸酉——”  亮先生在里间算命念念有词,声音渐过渐小,到“此命一旦进入癸酉”就几乎听不见了。外屋一群男女笑的前仰后合,都说这男人的老婆可能在癸酉运时,交了桃花。这时,来了一个少妇,说找亮先生到他家去。一群男女见少妇长得眉清目秀,就不怀好意地说:算命就在这里算好了,干嘛要先生到你家?你有什么好东西犒劳他?  “不是,我不算命。”  “那干什么”一群人不约而同的发问。  少妇有些羞怯了,蚊子一般声音说:“我老公想请亮先生教他算命”  话音未落,里间算命的亮先生就出来了。那个算命的人也出来了,对着少妇狠狠地瞪了一眼,就消失在人群中。  “你,怎么来了?”亮先生一见是怜香,显得挺尴尬。当他看看一屋子人没有人认出怜香,又恢复到先前的从容:“算命啊,不算我可走人了。”说完就尾随怜香往东冲方向而去。  谁也没有想到,刚才算命的人,就是这个少妇的男人,也就是怜香的老公。怜香老公洞悉怜香那次与亮先生已经上手,但故意不加挑明。不但不挑明这事,还想与亮先生合作办大事。他一方面叫怜香请亮先生来家商议合作事宜,一方面决定亲自试一试亮先生到底有多大本事,就超前赶到百担畈来找亮先生。亮先生不但“精算“出怜香么时候走桃花运,还算到怜香与儿子骨肉分离,真是神了。  一个月以后的某一天,百担畈镇的大街上忽然热闹起来,由亮先生和怜香老公以及周围四乡八邻的算命先生共同出资的“百石畈周易文化咨询有限公司”盛大开业(注:根据亮先生意见,百担畈的担字是千百年来的巨大笔误,应该叫石才对),由于仅有亮先生和怜香夫妻识字且出资多,总经理和办公室人员只能由他们三位担任,经推让,才入门的怜香老公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怜香担任秘书,而亮先生担任监事会主席。其他算命先生担任董事,社会上算命客户从此集中到公司来统一服务,算命先生则由办公室统一调遣,不得私自单独下乡揽活。  公司成立了,牌子挂了,但到底有没有生意,亮先生没有底,显得有些担忧。怜香老公打气说:“亮哥,凭你的水平,怜香癸酉大运走桃花,你算得那么准,还怕今后没有生意?”  “呵呵,”亮先生仰望大山深处自己的老家,沉思良久,慢悠悠的说:“奶头山上的彩云,看得见摸不着;而桃花树上的运,既摸不着也看不见啊,怎么又测得准呢!”   共 337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精囊囊肿治疗方式那些较为有效
昆明好的治癫痫专科医院
产生癫痫病的病因有哪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