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小说二憨的牛母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1:53:52 来源: 郴州信息港

二憨是村人给起的外号,其实一点也不傻,只是脾气有点倔。想当年,哥哥为了减轻自身负担,结婚没有多久,就狠心分家,把有病的老娘甩给二憨。老娘气火攻心,一病不起。老娘临死之前,对二憨说,要是有人给你介绍成一个媳妇,你就拜人家做干娘干爹,一辈子孝敬人家啊!二憨流着眼泪使劲点头。  那时生产队还没有散伙,二十七八岁的二憨是个光棍,嫌地里的活儿累,队长只好让他和一群四五十岁的妇女去放牲口——骡子、牛、马、驴、猪都是放养的。他成了这群妇女整天取笑的对象,二憨有时候忍无可忍了满山坡追着打骂某个妇女,其他妇女笑得前仰后合。这年夏天的晌午,人们都在歇晌,二憨想趁这会儿没人洗个凉水澡,把靠在墙角牲口饮水的石槽倒满水,石槽的其他三面用车挡板遮起来,他坐在石槽里开始哼哼唧唧地洗起来。刚洗还没有五分钟,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从这里经过,事后才知道她去油坊问一问榨油的事。当时碰巧得很,一块车档板被二憨碰掉地上,咣啷一声,声音挺大,妇女转头一看,就看见一丝不挂的二憨,他的命根子撅撅着,妇女大喊:耍流氓啊!流氓啊!因为恐惧过度,她的声音有点恐怖。人们围拢过来一问,没啥大不了的事,就散了。二憨却不依不饶,说她骂我流氓是往我身上泼大粪,名声臭了,更没有机会娶媳妇了,跑到妇女家大闹了一场。队长把二憨臭骂了一顿,二憨才不敢闹腾了。人们私下里给他送个外号“二憨”,时间一长,当面喊二憨,二憨也不急不恼。  二憨愿意看放母牛,母牛性情温和,不到处乱跑,走路速度不快,省心省力。有一头四个蹄子长着一圈白毛的母牛“四蹄雪”听话,二憨每天都愿意拉着四蹄雪,给它找的草吃,给它喝干净的水,不用荆条子抽它骂它。时间一长,他和四蹄雪的感情越来越深。妇女们取笑二憨,说二憨你把四蹄雪娶了当媳妇算了。二憨一本正经地说:“四蹄雪当媳妇都比你们老娘们儿强,人家心眼儿好,不挑吃不挑穿……”在场的人都笑得前仰后合,二憨也跟着呵呵傻笑。  这年夏天雨水特别大。有一天这群放牲口的队伍被困在山上果园子里。山沟、坑溪都被雨水填满了,有的地方的水足有一人深,裹挟着树枝子庄稼棵子的浑浊的水哗啦哗啦地往低处奔流着。天快黑了,每个人都饿得肚子咕咕直叫,就连拉呱的大喇叭都懒得说话了。这时的水小了不少。年纪轻的二憨拉着四蹄雪走在队伍的前面,时不时地朝后面喊着哪儿能走哪儿不能走。二憨踩塌了一处土,掉进湍急的水流中,他想站起来,水流速很快,根本站不起来,被灌了两口脏水。他手里使劲地抓着四蹄雪的缰绳,好在四蹄雪没有受到惊吓,非常通人性地使劲地往后拉着缰绳,两个前蹄子深深地陷进泥地里。人们赶紧跑过来,扔过去一根绳子,七手八脚地把二憨拉上来。二憨缓了几口气,猛地抱住四蹄雪的脑袋一通猛亲,“四蹄雪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哪!”在场的人谁也没有取笑二憨,默默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有一年春天就剩一段小尾巴儿了,生产队的社员们都在地里忙碌着,二憨跟着队伍干一些零零碎碎的活儿。那一天也活该出事,和老婆吵了架的三笊篱赶着四蹄雪驾辕的牛车,因为气不顺,他就把气都撒在牛身上,拼命儿地抽打咒骂四蹄雪,牛车在路上奔跑着。正在发情期的四蹄雪忍无可忍了,拉着车疯跑起来,三笊篱从车上颠下来,车上的东西掉了一路。好几个人试图拉住缰绳制服四蹄雪,都没有成功。二憨飞奔着跑到牛车前面大概十几米的地儿站住,朝着迎面奔跑过来的四蹄雪大吼一声:“四蹄雪站住!”离二憨大概三四米远的地方,四蹄雪居然停住不跑了,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嘴角流着白沫子。二憨其实吓得也不轻,缓了缓精神,赶紧拉着缰绳慢慢地往前走,是怕四蹄雪炸了肺。有惊无险,大伙儿对二憨竖起来大拇指,就连平时瞧不起二憨的队长都对他刮目相看。  生产队解体时,二憨别的牲口瞧不上眼,就相中了四蹄雪,可是它年口有点老,可能干不了重活。第二年初冬的一天,天还没有亮,雾气弥漫。二憨赶着牛车到开滦煤矿拉烧炕用的煤泥。在半路上,四蹄雪突然不走了,冲着马路沟里哞哞直叫。二憨心里有点发毛,马路边有狼?还是有野兔子?把车闸拉到底,他从车上抓起一根木棒,慢慢地朝沟底摸过去。走近一看,原来是一个穿着大衣的女人躺在沟底,不远处有一个小碎花布包。二憨伸出两个手指头往女人鼻子底下一探,还有气,他抓着布包抱着女人放到车上。这时四蹄雪扭头看了几眼,不再哞哞叫,二憨心里说:“真他妈的邪门了!”二憨急急忙忙地赶车把女人送到近的医院抢救。女人苏醒后,二憨简单问了问情况,从医院借了自行车火急火燎地给女人娘家送信去了。女人和她的父母感激不尽,女人的妈妈想给二憨下跪,被他一把拦住了。  二憨救的女人叫彩霞,彩霞的爹妈和哥哥嫂子开着拖拉机拉着礼物来感谢二憨的救命之恩,成为全村轰动一时的爆炸性新闻。彩霞被认为不会生养老是被男人往死里毒打,终于忍无可忍闹了离婚,那天天不亮就往娘家走,一天一宿没有吃饭,加上气火攻心,走到半路上晕倒了,滚到马路沟里。恰巧被二憨赶上送到医院抢救,要不然就性命难保啊。彩霞和二憨交往了一段时间,认定他是一个好男人,就和二憨办了结婚证。二憨高兴地抱住四蹄雪的脑袋说:“你就是我的恩人,是我的媒人!就是我的干娘啊!”说着说着他眼泪就流下来了,一个大男人毫无忌讳地大哭起来,哭完了,搬个凳子坐在牛槽边和四蹄雪说了半个晚上的话儿。彩霞在屋里抱着被子也哭,更加认定二憨是个有情有义的好男人。  让二憨和彩霞意想不到的是,结婚第二年彩霞怀孕了,生了一个白胖的大小子,可把二憨乐晕了。干劲十足的二憨扒掉了老房子,翻盖了四大间新房,还专门给四蹄雪盖了一间牛棚。二憨饲养四蹄雪更加上心,好草好料伺候着。可是四蹄雪年口老了,干不动活儿了,二憨也不在意,又买了一头小牛养着,春种秋收的活儿使唤小牛。四蹄雪有病了,二憨就拉着它到镇上兽医站看病;平时没事儿了拉着它在村里村外遛弯。村里好多人善意地劝说二憨把四蹄雪卖掉,白养着糟蹋草料,二憨丝毫不为所动。彩霞非常理解二憨的举动,从来不说卖掉四蹄雪的话,二憨心里感激老婆的良善之心。  不到两年,四蹄雪老死在牛棚里。二憨把它埋了,专门垒了一个坟头。他没日没夜地磨了一块石头,自己用凿子刻碑文,墓碑上写着“牛母四蹄雪之墓”。二憨跪在四蹄雪的坟前大哭了一场;又到自己父母的坟前也大哭了一场。  此后每年清明节,二憨都要给牛母上坟祭拜。 共 254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早泄与阳痿的诊断
黑龙江治疗男科的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