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患关系必须重建价值法则

2019-07-20 04:57:47 来源: 郴州信息港

核心提示:10月25日,一名患者在浙江省温岭市人民医院持刀刺伤 名医生,其中主任医师王云杰经抢救无效死亡。

10月25日,一名患者在浙江省温岭市人民医院持刀刺伤 名医生,其中主任医师王云杰经抢救无效死亡。此前十天,已先后发生了广州医生被殴重伤、江西南昌一护士被劫持等6起伤害医务人员的事件,使近年来频发的袭医暴力再度出现一波。这一恶性趋势,激起医疗界的强烈不满,也引发全社会的反思。

医务工作是救死扶伤的神圣职业,但频频对医生报复和伤害,施以激烈的怀疑和对抗,使整个行业依靠信任关系建立的职业尊严逐渐坍塌。尊严感的缺乏不仅再难吸引后备新人、提高职业水准,还驱使医生逃离现有岗位。

在一个以知识和技能获得社会信任,进而实现社会公共利益的职业领域,知识和技能的意义一旦遭到贬低,将成为信任解体的重要根源。医患关系紧张就是社会信任关系解体的一个侧面,人们不再相信常识和知识。当一些医院和医生违背职业伦理,对就诊患者采取过度治疗以获得稳妥的职业安全、避免医疗索赔乃至医闹时,社会就会进一步怀疑整个医疗行业,患者就会在错误的期待中,无视现代医学的局限性,而将治疗失败的矛头指向即使已尽所能的医院和医生。

在公共医疗领域,产业化战略导致公共财政投入减少,而医院不可能负债运营,因此一方面是诊疗费、护理费在医疗公共服务的名义下受到严格控制,一方面则是依赖医院推高的药品价格、器械设施费用,以损害医疗公共服务意义的方式维系其运营,这其中还伴随着严重的医疗回扣和腐败,从而将医务人员的高技术高价值劳动贱卖。

医疗行业的垄断,加剧了医疗公共服务危机的扩散。在垄断之下,医疗知识和技能无法向真正市场化的方向流动,进而使整个社会为伪产业化的医疗改革承受物质、精神和生命健康代价。

知识和技能意味着漫长的职业训练,是职业道德的载体。知识和技能被贬低的结果,是医生职业的内在价值蜕化,诊疗和护理的水准、安全感、责任心下降,同时,也带来了医生职业的外部价值失效,患者乃至全社会都将医疗过程视为简单的交易,职业的神圣性降格为丑陋的以病养医,生命健康价值被市场化。

随着医疗行业的信任关系沦落,医患对立随之发生。而在解决这一社会问题的政策方案中,知识和技能的意义同样没有得到尊重。首先是机械的、形式的平等主义思路,将患者视为医疗关系中的弱者,涉及医疗事故的纠纷处理,医院和医生必须承担更多的证明责任,专业知识非但不是减免责任的神圣地带,相反将遭遇法律风险。医疗知识和技能陷入不利困境,客观上助长了患者无理取闹乃至铤而走险、医院因害怕诉讼而过度治疗等丑恶现象。其次是医疗纠纷的鉴定机制受到外在力量干预,表现为外行鉴定内行、专业知识领域被行政力量主导。是维稳的纠纷处理思路,反而加剧了医患不信任,医疗纠纷的处理原则应该是探寻真相,以知识行业的规范解决知识问题,而不应让位于对社会效应的政治评估。

对公共医疗的定位、财政政策、垄断,生长出了医生这一专业群体的尴尬、弱势地位,进而影响到医疗公共服务的全过程,并终确立了患者的受害者地位。医患之间违背常识的纠纷和对立,不过是对于各自的知识技能和生命健康受到漠视之后的反应。正因此,要重建医患秩序,恢复医疗公共服务的正确意义,必须建立常识性认知,在根源上尊重医疗领域的知识技能价值和生命健康价值。

孩子口舌生疮
儿童口舌生疮
幼儿口舌生疮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