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瘦马西风瘦马驿站五部曲之一小说是怎样写成的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3:02:35 来源: 郴州信息港

【一】海韵催文  山东潍坊,小城昌乐东南方七公里,首阳山南麓。某某房地产开发公司开发的某某某别墅项目部办公室内,我无聊地坐在椅子上,办公桌上放着一本厚厚的《白居易诗集》。  从烟盒中抽出一支“大丰收”叼在嘴角,点燃、深吸一口。然后,仰头娴熟地吐出一串烟圈。香烟虽是劣质货,但吐出来的烟圈真具有无可挑剔之美。眼见它们荡悠悠慢慢升高、升高,将近升至天棚顶高度时,被空调冷风一个个吹皱、散开,我无奈地“唉”了一声叹息道。  是呀,是有些怀念古巴雪茄那醇和的香味了。但、公司己近一年没发薪水了,就这一毛五一支的“大丰收”,于我而言,已算是的了。  安得古巴雪茄千万支、与天下嗜烟之士俱欢颜……我正在沉思的时节,办公桌上的手机响起了“吱、吱、吱”的聊天提示音。  讨厌,刚刚觉得口中的“大丰收”有了一丝丝古巴雪茄之味道,是谁这么惹人烦,生生打断了我的臆想。  聊天框上,西风社团的海韵社长发来了个呲牙裂嘴之表情,我顺手将两个鄙视、一个怒火中烧的表情扔了过去。  海韵灿然一笑:“星期八,月底了。”  “我又不是你们女人,管它什么月底月初,月底又与我何干?”我没好气地回道。  海韵显然不高兴了,发了个撇嘴的表情说道:“臭老八,你许下这个月投西风两篇文,看看今天七月三十号了。若是明天再收不到你的文,可莫怪我带人声讨你,哼哼。”  我忽地想起自己许下的诺言,无奈地回了两个尴尬的表情,说道:“海社,可是、可是现在我真的丁点灵感也没有。”    【二】编辑部的故事  海韵知道我在狡辩,她沉思了一会说道:“时间、地点、人物、环境等等,是构成一篇小说的几大要素,老八,你缺哪一样,我帮你行不行?”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几大要素现在我全都缺。”想也未想,我几近无赖地回她道。  “臭老八,本社没功夫看你撒泼要赖,我要去齐齐哈尔找寒江孤鸿去。你给我记清了,八月一日前让我见到你的文,否则、你家窗户的玻璃可要小心看好了。”你看看海韵这人,翻脸比翻书都快。  “别、先别下线。”见海韵冷了脸就要下线,我赶紧发过两只小手去,将她纤细的小腿死死拽住。  海韵挣了两下没挣脱,回过头来说道:“臭老八,你这脸皮竟越来越厚了。怎么地,你想非法拘禁本社么?”  “社长大人,不、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想不明白,你去东北见孤鸟究为何事?”怕她误解,我急得结结巴巴地问道。  “呵呵”,海韵笑了两声说道:“星期八呀星期八,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吧?”海韵见我一脸迷茫,继续说道:“这段时间以来,咱社团的文章精品迭出,在江山各社团之间,每个月的排名都屡有上升。”  “嗯、这个我知道。”我将双手松开,说道。  海韵轻轻抖了抖被攥得发麻的小腿,接着说道:“社团有了知名度,作者投稿的热情空前高涨,每天都有厚厚的一摞稿件堆在编辑室里待审。”  “这是好事呀,说明咱西风社团有吸引力。”天地良心,这番话里面,我可没有一丝恭维她的意思。  海韵双手一摊作无奈状,咧嘴说道:“好事归好事,每天都压着稿件编辑不及时,岂非辜负了作者们对社团的信任。”  哦,原来是为这个。西风社团编辑力量雄厚,午夜梦回、啸竹、月月、叶墨涵等人个中个实力超凡。  我正想开口问她,只听海韵说道:“老八,你是不了解现下的情况。啸竹被对门的狐媚子所迷,成天价四处兜售鸡精;午夜梦回则梅开二度,一心忙着她的夕阳恋;月月倒是敬业,一个论坛就够她忙活的了,哪还有精力腾出手来编文。”  “小叶子呢?她可是江山公认的编辑快手,人称‘叶快手’。”我不解的问道。  “唉”海韵轻叹了一声说道:“筐兜那边又开业了,小叶子本来就两边跑着累,谁知,谁知她又在家里生了八只小花狗。这下好了,成了全职狗妈妈。”  “噗”差点把我笑晕过去:“亲爱的海大社长,不会吧,叶墨涵生了小狗?还八只,那应该早上头条了,哈哈。”    【三】灵感迸发  “呵呵,是叶子家的狗生了八只吉娃娃,本社刚才口误。”海韵尴尬地对我笑着说,语气明显温柔了许多。她呀,也是怕我在叶子面前给她炝药。  海韵继续说道:“寒江孤鸿是咱社团的名誉顾问,又兼着副社及总编之职,咱社团的精品文章大多出于他手。”  “嗯”。我淡淡回道。  “没承想他五十多岁人了,忽地就春心萌动。十天前,一人去了齐齐哈尔会他的红颜,竞如泥牛入海,音讯皆无。”海韵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我己托人探听到了那荞麦粒儿住处,现在就去寻他回来,编辑部还真离他不得。”  “一千多里路呀,也要耽搁好几天吧?就算你去了,孤鸟就保准会跟你回来?”我显是怀疑她的能力。  海韵朝我“哼”了一声,撇嘴说道:“我骑咱社团的西风瘦马前往,隔天即能返回。只要见了他,本社自有手段叫他乖乖回来干活。”  见海韵抬脚欲走,我脑中忽地灵光一闪,急急喊住她道:“海社,我的灵感回来了,这篇小说有着落了。”  “说来听听?”海韵止住脚步,口气中不免有些怀疑。  我淡然一笑,摇头晃脑说道:“时间、地点跟着你走,人物是社长大人、孤鸟,还有那俏红颜荞麦粒儿。”  “环境呢?故事呢?”海韵不由一笑,连声问道。  我慢吞吞燃上一枝“大丰收”,深深吸了一口,得意地说道:“我猜你就是见了孤鸟,这厮定不肯跟你回来。于是,你们二人就产生了矛盾,故事的环境就会随之改变。届时,你二人必有一番争斗,故事会随之走向深入,出现转折。一篇小说的几大要素岂不占全了。哈哈,只不过、只不过……”  海韵也來了兴致,急着问道:“臭老八,说话别大喘气,只不过什么?”  “哈哈,只不过我猜不透你俩会鹿死谁手。虽说文字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海社呀海社,你可得把实情告诉我,以保证这篇文字的真实性。”我说道。  海韵习惯性地抬手理了理额前的刘海,脆声说道:“这个你勿需担心,咱社团的西风瘦马脑门处,早已安装了360度全息高清摄像头。我会把影像同步传输到你电脑中,你就尽管写你的吧。只一样,你的文字若成不了精,看我忘么收拾你。”  阿了个门的,这不是赤裸裸地在恐吓老夫么?    【四】马踏飞燕  显然,人称的写作手法已不能跟上西风瘦马飞驰的速度。为了文字更进一步深入,由此处开始,尝试着使用第四人称之写作技巧。由于此表述方式仍在探索研究阶段,文中若出现纰漏及诸般不可思议,亲、您不必惊诧。  海韵身着一袭白衣,腰悬青锋宝剑骑在西风瘦马上。西风瘦马身长腿细,通体雪白,仅四蹄处乌黑精亮,如一条白线掠过江苏,不到一个时辰功夫,已是到了山东高密地界。  此时节正处深秋,一人一马奔驰在通坦的官道上,官道两边的青纱帐呼啸而过。穿行在这一望无际的红高粱之间,海韵心间不由想到了莫言。这个未进过初中校门的高密东北乡人、这个一脸忠厚的高密东北乡人、这个满脑袋高梁花子的高密东北乡人,竞是中国历史上位罗卜眼文学奖获得者,真真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海韵正在沉思之时,西风瘦马仰头长嘶了一声,戛然止住了脚步。她将思绪拉回现实,眼前的景象不由令她花容失色。  莫言在《丰乳肥臀》里描写过多次的胶莱河,此刻就真切的横在眼前。五丈余宽的河水泛着浑黄的水花,一个漩涡连着一个漩涡,若脱缰的野马奔涌直下,端的是慑人心魄。想必是河上游连下了几天的暴雨,连接官道的石桥,早已被暴涨的河水冲得无影无踪。耳边只听到河水咆哮的声音,若几十万面大鼓同时敲响,震耳欲聋。  西风瘦马前蹄“嗒、嗒”不停抓刨着地面,马背弓起,摆出一幅飞跃的架势。海韵不由得想起刘皇叔马跃潭溪的故事。  她提缰拨转马头往回奔了四五十丈,将马掉过头来。左手一勒马缰,右手马鞭“啪”的一声狠狠抽在马臀上。  西风瘦马“咴溜溜”长嘶一声,四蹄翻飞若一道白烟般往前掠去。海韵双腿用力夹紧马腹,伏下身子去双手紧紧抱住马颈,只感觉两耳边的风声呼呼作响。  一人一马眨眼间到了胶莱河边,西风瘦马忽地四蹄腾空,尾巴甩的笔直往对岸跃去。下面就是急泻而下的滔滔大水,海韵不由紧张的闭上了眼睛,心中暗暗祈祷着东西方信仰的弥勒佛、上帝、天老爷地老娘等等。  西风瘦马跃在空中之时,恰恰对面的河堤由于不堪大水的巨烈冲刷,“轰隆隆”响声中坍塌进了河水中。海韵急忙睁眼看去,塌下的河堤早已没入水流没了踪影,此处的河面陡然又宽了将近丈半。  眼见得自已就要与西风瘦马一同掉进河中,被激流卷走的厄运已是不可避免。海韵情急之下,忽地直起身来,双手将马缰往上一带。  恰在此时,一只河燕掠着水面飞过。西风瘦马果然通灵,在堪堪坠落之时,前左蹄猛地踏在河燕背上。借着这一踏之力,一人一马竟凭空拔高了五尺左右,有惊无险地掠过胶莱河,稳稳落在了对岸。  海韵抬手拭去鬓角鼻洼的冷汗,口中不由喊道:“欧买疙瘩,真乃死里逃生。”    【五】荞麦粒儿  齐齐哈尔、黑龙江省第二大城市。  鹤城的七月,是一年中的时节,气候宜人,风清日朗。  七月二十一日上午十点一刻,孤鸟站在齐齐哈尔火车站广场上,颌下三缕长髯随风轻摇,两只漆黑的小眼略显迷茫,扭头四处张望着。  他身着青色长袍,左手一把折扇,右手捏一管紫玉箫,端的是玉树临风,风度翩翩,翩然若仙,仙风道骨,骨骼清奇。  他后背上包袱里面,是过得好赠的铁棍山药,足有三十斤开外,根根粗若儿臂。  忽然,一个如花的女子映入眼帘。这女子约三十岁开外模样,身着白色旗袍,几枝荷花绽开在上面,倍显身段玲珑。满头乌发若波浪般垂于肩上,脸色白里透红,双颊上一对浅浅的酒窝若隐若现。双眉弯弯若画,眸子里秋水盈盈,顾盼生姿。  孤鸟精神一振,欢声朝那女子喊道:“麦粒儿,荞麦粒儿,哥在这边。”  荞麦粒儿听见喊声,扭头看见了孤鸟就在十丈开外,身边放了一只硕大的旅行箱。她心头狂喜,张开双臂奔了过去……  四面环水、景色怡人、天然成趣的明月岛东南角上,三间白墙红瓦的小屋甚是雅致,这就是孤鸟、荞麦二人的爱巢。  这几天,二人双飞双宿,自是说不尽的恩爱缠绵。芥麦陪孤鸟逛了齐齐哈尔的中环、世纪广场,游览了劳动湖,参观了黑龙江督军府,倘佯了的罗西亚大街。  湖光山色、亭阁别致、风景秀丽的龙沙公园使人留恋忘返,大乘寺、关帝庙、寿公祠、望江楼留下过他们的足迹……  七月三十一日九点左右,荞麦粒儿坐在电脑桌边,电脑屏幕上滚动着两人这几天的甜蜜留影。她手中拨弄着紫玉箫,扭头看了一眼锦榻上还在酣睡中的孤鸟。孤鸟轻轻的鼾声是如此地悦耳,脸上犹挂着满足的笑容。  荞麦粒儿怜爱地望着孤鸟,知道他不几日就要回崇明岛,不由痴痴吟道: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  金凤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吟毕,荞麦粒儿心中不免柔肠百转。双眉低敛,两行清泪扑簌簌从眼角溢出,挂在了双腮边。  正在此时,忽听门铃“叮咚、叮咚”响了两声,电脑屏幕自动切换到了院门外的影像。  但见一美貌少妇风尘仆仆立于门外,手牵一匹通体雪白的瘦马,朗声问道:“此处是荞麦家么,请问寒江孤鸿可在此处?”    【六】寒江孤鸿  院门“吱呀呀”响声中,一女子袅袅婷婷走了出来。只见她身姿婀娜、眉眼如画,想必是荞麦粒儿无疑。这般娇悄可人,难怪寒江孤鸿情为所牵。  荞麦粒儿俏生生问道:“请问姐姐芳名,前来叩门可有他事?”  海韵嫣然一笑:“你可是荞麦妹子?我是西风瘦马社团的海韵,闻听寒江孤鸿现在妹妹处,前来见他有事相央。”  “姐姐定是认错人了,小女子名叫宛莲,也不识得寒江孤鸿所为何人,姐姐还是去别处寻寻吧。”说到此处,荞麦粒儿伸手就要将门掩上。  “妹妹手中这管紫玉箫倒是眼熟的紧。”见荞麦粒儿双颊一抹嫣红呆在当地,海韵“嗤嗤”轻笑了两声,提气喊道:“寒社长,别躲猫猫了,你若再不出来,我可要不请自入了。”  珠帘响动,孤鸟手挑门帘踱了出来,口中吟道:“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锦衾晨睡足,窗外日迟迟。”  孤鸟手摇泥金折扇,气定间夹带着神闲,脸上竟没有一丝尴尬。他走至院门处,朗声说道:“原来是海社驾临,老夫未曾远迎,还请恕罪则个,快些舍内奉茶。”  孤鸟拽文的功夫,海韵将马缰系在门侧的栓马桩上,伸手从马头上取下高清全息无死角摄像头,挂在了自己胸前。  客厅里,海韵真的是口渴了,连着饮了三杯清茶,方才将来见孤鸟的原委娓娓道来。 共 652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哪家治男科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癫痫病好的医院
癫痫病治疗方法哪种好啊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