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恕江山文学网1

2019-07-14 03:22:58 来源: 郴州信息港

我不知道我该恨谁,怪谁,骂谁,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让自己相信,我失去了暖暖。是真的失去了。  这让我的世界一瞬间变得荒芜和寒冷。  这个冬天初起的寒冷让我如此的不能接受。  我明白我失去的不仅仅是现在打在屏幕上的,曾经每每见到就让我觉得温暖的两个字,我失去的是我的朋友,就好象丢失了我的另一根肋骨。  曾经我说过,我们彼此那么相象相惜,如果不都是女人,那么一定会是一对热烈和持久的情人。  暖暖笑着说,那么说不定我是你前世的肋骨呀,只是不是用来做你的亚当的那一根,而是另一根。  我心爱的暖暖,不过是去了另一个城市,不过是几个小时的车程,不过是两天的假期。而这趟行程,是我鼓动的。  穿着我看惯的那件浅灰色的长外套和牛仔裤,系上一条新买的毛线围巾的暖暖,站在剪票的入口处,仍有点犹豫地对我说:那我,去了?  我抱过她来说,去,然后好好地回来,不管你们怎么样,我只要你开开心心的。  暖暖笑了,好看的小门牙轻咬着嘴唇。背着一个双肩包的暖暖,背影看起来还象是很年轻的女孩子,那么简单和干净。我把手贴在隔开了我和她的落地玻璃上,按住她的背影,心里默默地祝福:暖,但愿这一次,你会勇敢一点,拥抱属于你的那份温度吧!  然后,我就一直不断地收到暖暖发过来的短信:  车开了,车里很暖和,你回去吧,外面冷。  我在听歌,车里很安静。  我还是喜欢这个城市,冬天都还有这么多的绿色。  我想着,揣摸着暖暖现在的心情。  我的暖暖是在一步一步靠近她的幸福,还是危险?  其实我也不知道。  可是,我见过她的幸福,她在写那些文字的时候的快乐,她在接那些电话时的满足。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的单纯和安静的笑容浮起在暖暖的脸上,象是笼罩在她全身的美丽光环,把我心爱的暖暖装扮得那么的美丽。我想让我的暖暖就这样美丽下去,我还希望那个人,能够让她更加的美丽。  其实暖暖一直是犹豫不定的。她说过她自己都不确定是想走近还是想逃离。她说过那种焰火般的绚丽和婀娜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想拥有还是想放弃还是只是远远地看着就可以。  我想她只是被伤怕了。我想应该鼓励她走出这一步去,至少是去面对,去感觉,让自己看清楚一些,然后再来讨论以后的事情。我知道暖暖的他,和他们交往的整个过程。我对人的直觉一般不会错,所以我相信那边应该有一个能好好呵护她的人,就算春天的花开不能得知秋天的果,我想至少这个人,不会给我的暖暖一份不堪的回忆,不会给她再一次的伤害。  不过我还是同意了暖暖的要求,没有事先通知他,让暖暖在他的城市里自己先转转,自己决定是不是要打电话给他。  后来我又不断地收到暖暖的一条又一条短信:  我到车站了。挺漂亮的,也很干净。  这里到处是坡坡坎坎啊,到处是我讨厌的楼梯哎:)  这个广场不错,还有喷泉,晚上的灯光一定很漂亮。  我看到那座桥了,好长,走过去:)  这条河也很美。有水的城市有灵气的。  我随着暖暖一起,在他的城市里静静地四处游走。暖暖发过来的信息里没有关于他的半个文字,但是我还是能感觉得到,一个女子如何独自穿行在他的城市里,如何小心翼翼踩他走过的路面上,轻轻呼吸着他呼吸过的空气,在商店橱窗的玻璃上照着自己的影子——那影子里会叠出另一个人的影像的,我知道。我都知道。因为一直以来,暖暖和我就是相通的,就象一棵树上开着的两朵花,挨得那么近,香得同样远。  后来终于看到暖暖发信息来说,我给他电话了,他让我在这里等,他就过来。  这条短信我都不回了,我一直在开心地笑着。我笑我的暖暖终于肯面对了,终于肯尝试了,这是多么好的事情啊。我想着,不管接下来怎么样,等她回来,我会好好地抱抱她。  可是,我没有等到她回来。等来的是他用暖暖的手机打过来的电话。  他说,他非常意外暖暖会出现在他的城市里。他是那么的欣喜若狂,开心得象只兔子一样蹦着往暖暖在的地方去了,一路上都没有掐断跟暖暖通着的电话。只是暖暖在电话里迟迟疑疑的不怎么说话,可当时一片狂喜中的他完全没注意到。  远远地,他看见了暖暖,站在一棵树下面,身上有从树的枝丫间漏下来的冬日里温暖斑驳的阳光。  他在电话里说,暖暖,我都看见你了。  暖暖没有出声,眼睛却是看着他来的方向。  他正准备挂断电话走过去,却听见暖暖很突然地说,你等等,你先别过来!  他楞了,停下来。  暖暖有点语无伦次地说,你再等等,我突然觉得我还没想好,对不起,我好害怕,你不要过来……  他顿了一下,一面慢慢地继续走向暖暖的方向,一面尽量放轻了声音说,你别怕暖暖,我不会伤害你,我真的只是想……  暖暖不让他说,望着他开始一步一步地后退,一边电话里有了哭音,不要过来,不要逼我,你等等,你再等一等,让我再想想……  他离她只有十步左右了。  这时候他看见了暖暖身后的一辆车,车速很快。他预感到什么,急了,大叫了一声暖暖!本能地往暖暖的方向跑过去,伸出手想拉住她。  可是暖暖完全会错了他的意,一脸惊慌地一个转身想跑……  暖暖,我的暖暖,就象一只浅灰色的小蝴蝶一样地飞起在马路的中央,飞越过他所在的城市上空,飞出了我紧紧握着手机的手心……  他又说,其实他一个星期以前才悄悄地到过我们的城市,到过暖暖生活着的地方。他独自在这个城市里呆了整整二十四个小时,却没有告诉暖暖。他说,暖暖是那么的敏感,那么的容易受惊,在她自己没有完全肯定以前,他不会逼她,不会逼她面对,不会逼她做任何的决定。他只是想接近暖暖,哪怕是默默地行走在暖暖的城市,感受着与她再没有一分一秒时差的月落和日出。  他还说,暖暖没有让他说完的那句话是:我真的只是想好好疼惜你,爱你……  我合上了手机,我不敢听一个男人心碎的痛哭。我会疯。  我知道,其实我们都只是想轻轻地,好好地爱暖暖,那个可爱的,善良的,易惊的,受过许多不该的伤害的暖暖。我们都以为我们是在好好地爱她的……    暖暖,能宽恕我们吗?  我们,能被宽恕吗? 共 239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割包皮手术有那些步骤
黑龙江研究院治疗男科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