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会计为何挪用900万打赏女主播

2019-08-23 15:22:22 来源: 郴州信息港

2018年6月15日,江苏省镇江市京口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一起令人瞋目的职务侵占案:一名公司的小会计,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竟然侵占900多万元公款打赏女主播。事情败露前,小会计恐惧之下跑到上海,在五星级酒店割腕自杀。自杀过程中,他发出了一条微信

现年29岁的钱俊,家住江苏省丹阳市,父亲是一名普通工人,2008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湖南一所重点大学的经济与管理学院会计学专业。大学期间,他认识了妻子魏秋莲。毕业后,两人一起回到丹阳市。魏秋莲很快在一家外贸公司找到工作,不久,钱俊也在镇江市的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应聘到一份出纳的工作,工资加上奖金只有 000元出头。

由于两人刚工作不久,没有积蓄,只得和钱俊父母住在一起。生活的窘迫让钱俊在亲朋好友面前抬不起头来。魏秋莲和公婆经常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发生矛盾。每每此时,钱俊夹在中间,如同风箱里的老鼠 两头受气,这让他感到十分苦恼。

钱俊希望能够早日升职加薪,购买一套房子搬出去住,结束双面胶的纠结日子。为此,他努力工作,和同事的关系也处理得很好,深受领导和同事们的信任。2014年12月,因为主办会计离职,领导将主办会计的工作交给钱俊,存放备用金的保险柜钥匙也交给了他。公司为了方便为业主代办房产证、缴纳契税及物业费用等,以领导的名义申领了 张银行卡,用于临时储存业主为办理上述事务预缴的费用,这 张银行卡也在钱俊手里保管。

工作量翻了一倍,但薪水却一分没涨,钱俊心里很郁闷,又觉得没脸向父母、妻子倾诉,他开始玩儿网络游戏,以此发泄心中的烦闷。

回到家里,除了吃饭就是玩游戏! 眼见着丈夫沉迷网游不思进取,魏秋莲的不满越来越多。为了躲避妻子的唠叨抱怨,钱俊开始频繁到网吧包宿。失意、苦闷、彷徨,让钱俊深陷网络之中。

2015年9月的一天晚上,沉迷于网络游戏的钱俊偶然点开了斗鱼直播的界面,平生次接触到了直播平台。当时,他对直播平台还很茫然,只是以一个游客身份在各平台间转悠。转悠了一晚上,钱俊对网络直播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并申请注册了账号,进入一些女主播的网络直播间,观看女主播唱歌、跳舞。

进了女主播的直播间,那些女主播就会向观众说各种亲密的话,观众像再次恋爱一样,脑子一热,就给她们充钱打赏了。 钱俊说,打赏就是在直播平台上买礼物,斗鱼直播平台的虚拟币为鱼翅币,鱼翅币和人民币的兑换比例是1∶1,通过充值鱼翅币后,再用鱼翅币购买不同的礼物给女主播打赏。这些虚拟礼物都由真金白银充值购买,价格不一,既有仅价值一毛钱的 鱼圆 ,也有花费500鱼翅币才能得到的 火箭 。

刚开始,钱俊只是觉得好玩儿,偶尔花上几百元,买点儿小礼物打赏自己喜欢的女主播。可是,因为礼物太轻,女主播往往不屑一顾,打赏的礼物如同打了水漂儿,这让钱俊的自尊心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女主播们年轻漂亮,又会发嗲,听着让人心潮澎湃。有时一连几晚,我给她们疯狂刷礼物。草根们把我当土豪,女主播把我当男神,让我有种被崇拜的感觉,可以在虚拟世界实现 土豪梦 ,很有成就感! 就这样,为了当 土豪 ,钱俊刷的礼物越来越多,渐渐地,也引起一些女主播的注意,围观的观众也开始大加吹捧,他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痴迷上了网络直播。

每天的工作之余,钱俊都会打开手机,通过观看直播来消磨无聊的时间。然而, 土豪梦 的背后是金钱的快速流失,钱俊的积蓄迅速花光了,欲罢不能的他盯上了单位的公款。

2015年10月的一天,钱俊次将手伸向了公款。他从存放在保险柜里公司的备用金中拿了两三千元现金存进自己的银行卡,然后通过支付宝充值到斗鱼网络直播台自己的账户里,用来购买礼物打赏女主播。没几天,偷拿的公款就花完了。钱俊又从保险柜中拿了两三千元现金。如此拿了几次后,几万元备用金就被他用完了。

2016年2月,适逢单位一年一度的例行审计,着实把钱俊吓了一下。为了蒙混过关,钱俊东拼西凑,将保险柜中的备用金补足。这次单位没有发现问题,钱俊算是涉险过关了。想到还有一年的时间才会再审计,钱俊的胆子大了起来。他又盯上了以公司领导名义领取的银行卡,卡上的钱虽说有近百万元,但钱俊打赏的次数越来越多,打赏的数额越来越大,很快这些钱也被其挥霍殆尽。

不久,为了工作便利,领导将公司法人章和财务专用章也交给了钱俊。至此,公司的上亿资金全部由钱俊一人掌控。具备了如此便利的条件,钱俊开始疯狂套用公款。他利用自己掌握的公司法人章及财务专用章,通过开具现金支票取现、转账的方法,把公款转到自己的银行卡上,有时一次就多达百万元。

钱俊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能力归还,就麻木地思忖:反正已经还不上了,少用是用,多用也是用,先用了再说,大不了一死了之。

有了钱,钱俊的打赏更加大方,每次出手,少则几千元,多则几万元,疯狂时甚至几十万元。打赏的礼物越多,级别越高,钱俊很快就达到了 土豪 级别,女主播不但主动向他示好,平台上的观众也会主动与他打招呼,围着他狂呼: 原来是个 土豪 啊!出手这么大方!

钱俊在多家网络直播平台上注册账户,结交了不少女主播,并与其中的几个女主播在上海幽会。在众多的女主播中,一名叫钟妍紫的女主播,不但歌唱得很好,舞跳得很美,而且长得甜美,让钱俊十分钟情。

一天晚上,钱俊鼓足勇气在直播间向钟妍紫示爱,围观的粉丝也纷纷起哄,钟妍紫开玩笑地说: 100个火箭就跟你走! 没想到,令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在随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钱俊连续送出200个火箭,折合人民币10万元!这从天而降的豪礼让钟妍紫猝不及防地惊呆了,几秒种后她眼圈儿变红泪洒直播间,默默点头答应了钱俊的要求。

就这样,钱俊与女主播从网络走到现实。钱俊请钟妍紫和她的一群铁杆粉丝到上海的夜店狂欢,一夜消费 万多元。随后,钱俊又和钟妍紫入住一家五星级酒店。在床上,钟妍紫问: 你出手这么大方,哪来的钱啊? 我爸是开工厂的,我是一个 富二代 ,这些都是小意思,不要放在心上 钟妍紫以为他是土豪,把头深深地埋进了钱俊的怀中

此后,钱俊线上经常进入钟妍紫的直播间为其打赏捧场,线下经常到上海与钟妍紫幽会。半年里,其为钟妍紫打赏、消费、赠送的钱物,达到140余万元。

就这样,钱俊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侵占了900多万元公款,其中大部分用于打赏女主播,其余的钱则用于与女主播幽会时的各种高端消费。没有一分钱花在现实生活中,无论是买房、给妻子看病还是赡养父母。

转眼又到了公司新一年度的例行审计。2017年2月14日下午,钱俊接到公司的电话,说审计人员将在第二天到公司进行账务审计,让他将账簿准备好。

接到电话后,钱俊的后背直冒冷汗。强作镇定的他做了一个粗略统计,发现自己在不到一年时间里,已经用了900多万元公款。他知道,如此巨大的漏洞根本没有办法抹平,事情再也瞒不住了。

回到家中,钱俊告诉父母自己要去外地出差,然后将妻子魏秋莲叫进了房间,让她和自己并排坐着,默默地看着她。

见丈夫举止十分怪异,魏秋莲小声地问道: 出了什么事?如果有什么事,不要一个人闷在心里,你要说出来,我们一起扛!

没有什么事,因为明天要出差了,我就是想多陪你一会儿! 感受到丈夫久违的体贴和温柔,魏秋莲潸然泪下。想到这将是自己与妻子的告别,钱俊将魏秋莲紧紧搂在怀里,久久不愿松开。

第二天清晨,钱俊拎着行李箱直奔上海。途中,他给钟妍紫打了一个电话,希望见见她。钟妍紫应约而来,两人手牵手漫步在黄浦江边,玩儿了一上午后分手。钟妍紫走后,钱俊来到之前经常和钟妍紫幽会的酒店,订了常住的豪华套房。想到自己亏空的巨额公款,就是全家人不吃不喝苦一辈子也还不清,不但害了自己,也害了疼他的父母、爱他的妻子以及信任他的公司领导 下午5点左右,钱俊静静地躺在卫生间的浴缸里,用刀片割破左手腕动脉。

血汩汩地往外流,钱俊的意识开始模糊,在即将失去意识之际,钱俊突然想到了钟妍紫,便给钟妍紫了发一条微信,算作的道别: 我割腕自杀了,即将离开这个世界,你要好好地活下去。

收到钱俊的微信,钟妍紫立即给他打来电话,追问: 快告诉我,你在哪里?快说! 我在老地方的 话未说完,手机就从钱俊的手中滑落了。钟妍紫预感到一定出了大事,立即冲上街头,拦下一辆出租车,赶往他们曾经的幽会酒店。待服务员打开房门,钟妍紫冲进卫生间,见钱俊已经昏迷不醒,立即拨打120急救电话,将钱俊送往上海东方医院抢救。

同日上午,审计人员已经到了公司,可打电话与钱俊联系,却始终无人接听,担心钱俊会挪用单位的资金,就紧急对公司的账目进行了审核,发现公司建行基本账户里,从2016年4月18日至2017年2月1 日,不到一年的时间,有41笔款项计610余万元被钱俊提走;而公司工行基本账户里,从2017年1月11日到2月 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有6笔款项计240余万元被转到了钱俊的私人银行卡了,平均每次转走的数额高达40余万元。此外,公司保险柜中的备用金以及交给钱俊、以公司领导名义开设的,用于临时储存业主为办理房产证、缴纳契税及物业费用而预缴的近百万元款项也不见了踪影。审计人员预感大事不好,立即向公安机关报案。

经过两天两夜的紧急抢救,终于把钱俊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钱俊苏醒后,一直陪护的钟妍紫从钱俊的口中得知真相后,鼓励其投案自首。第二天,钱俊正巧接到了公司再次打来的电话,如实将自己自杀的情况告知了单位的领导,并表达了投案自首的意愿。2017年2月21日,钱俊在单位同事的陪同下,到镇江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交代了这900余万元巨款的去向:在斗鱼平台充值打赏主播金额540余万元;熊猫平台充值金额120余万元;在其他 个直播平台充值一万余元。在此期间,他还经常往返上海,每次都入住五星级酒店,进出场所,此项开销高达五六十万元。其余钱款则用于幽会女主播时购物、赠与等。 打赏就跟吸毒一样,根本刹不住。这一年,我过的就是皇帝般的生活。 钱俊交代说。

案发后,魏秋莲承受不住打击而病倒,住进了医院。在得知公婆决定放弃聘请律师后,她说不管家里多么困难,也要为丈夫聘请律师。她不指望通过请律师为钱俊减轻多少罪责,只是希望通过这个举动让钱俊感受到,家人并没有抛弃他。

2018年5月15日,镇江市京口区法院对这起特大职务侵占案进行了公开审理,并作出一审判决:以职务侵占罪,判处被告人钱俊有期徒刑7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20万元,责令退赔9 0万元。

承办人在提审钱俊时,谈到家人、妻子,钱俊不禁痛哭: 当我从律师那儿知道妻子的态度后,深感自责、痛心。我对不起父母,更对不起妻子。我曾请律师转告妻子,我不是称职的丈夫,希望我们离婚,妻子能够重新找个好人家。可妻子带信给我说,不管我犯了多大的错,都会原谅我,等着我。是妻子的宽恕,让我深深自责。判决后,我会认真改造,争取回归社会,回到亲人身边,弥补我所做的一切。

2016年,被称为 网络直播元年 。有机构估计,2016年中国网络直播市场总量超过250亿元。直播的火爆,催生了一个个炙手可热的网络直播平台和网络主播。

有业内人士指出,网络直播是 土豪 和 草根 相辅相成的世界,在主播的谄媚讨好下, 土豪 只需连击鼠标,就会雨点般给主播砸钱, 草根 的欢呼雀跃是 土豪 们一掷千金的动力。打赏主播,除了个人喜好,刷礼物偶尔也会变成男人们之间搏斗的方式。这种局面通常出现在两大 土豪 玩家或两大家族需要为自家主播争抢人气时,双方会通过 对刷 来一决高下。

可见,打赏主播,要想获得主播的青睐、围观人群的追捧,就必须具备厚实的经济基础。可是,这个世界, 土豪 毕竟是少数,不少人为了筹集资金送礼物,去欺诈、盗窃、挪用公款、职务侵占等等层出不穷,反映了这种行为的社会危害性。所以说,面对这个社会还是现实点好,与其要那些虚假的满足感,还不如多挣点钱提升自己的生活品质,毕竟自己过的好才会真正满足!

京都儿童检查的价格
葫芦岛好的整形美容院
咸阳癫痫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