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关系的命门在那里

2019-07-13 02:13:51 来源: 郴州信息港

中日关系的“命门”在那里

中日之间的问题一个没少,但中日之间的交流却似乎转暖。作为日本执政党的自民党副总裁高村正彦来了。这是继前众议院议长河野洋平、东京都知事舛添要一之后,又一位日本政要到访北京。

日本政要这两个月来勤跑北京,级别一个比一个高,说话的音量一个比一个大。很显然,日本有识之士对中日关系的走势还是很着急的。不光是日本,中国方面也有人士访日。就在上个月,原全国政协常委胡德平访问日本,与日本多位内阁官员会晤,甚至还与首相安倍晋三进行了晤谈,这似乎给冰冷的中日关系添了点温度。

双方的热络互访能否给中日关系带来解冻的喜讯呢?显然问题并没有那么简单。背后还缺点什么呢?许多人下意识就能指出中日关系的症结所在,从历史问题到钓鱼岛问题,不一而足。这确实是存在的。不过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或许能把中日关系看得更清一些。

中日关系从来都不只是中日两国之间的关系那么简单。在东亚地区,所有的问题都必须考虑到美国因素。就中日关系而言,由于美日同盟的存在,美国的影响是十分巨大的,甚至是至关重要的。从更长的历史维度来看,中日关系发展的好坏与中美关系的好坏有着正相关性,并且受到中美关系的制约。

上世纪50年代后,中国就实施了“以民促官”对日外交方针,希望恢复中日邦交。不可否认,它的成绩是巨大的,此后中日之间交流日趋活跃,形成了中日友好的民间基础。然而由于日本自民党政府追随美国,持强烈反共反华立场,民间交流的温度无法上升到更高层次,中日邦交正常化始终无法顺利实现。但当中美开启对话与和解之后,中日关系旋即升温,并在短时间内实现复交。

80年代,中美关系正处在上升期,同期的中日关系也变得风生水起。90年代后,中美关系开始磕磕碰碰,中日关系中的各种问题也不断浮现。近年来,由于权力在全球范围内出现转移,中美关系的结构性矛盾在东亚地区表现得特别突出,相应地中日关系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可以说,钓鱼岛问题和历史问题都不是孤立存在的,也同样不会孤立地影响中日关系,其“自由发挥”的空间十分有限。它不过是在更大历史背景下,在中美权力漫长的转移过程中,并不意外地充当了中日关系嬗变的注脚。

由此可见,要完成中日关系走上正轨这个艰巨任务,美国的角色不可或缺,这需要美国对华有充分认知。以传统思维和成见来审视中国,这不会给美国带来任何正向的反馈,传导回东亚地区,安倍晋三等人的言行可想而知,中日政治关系不会有真正的起色。

当然,这并非说中日关系不需要双方自身努力,中日之间民间基础仍然重要。除了政治之外,中日之间还有其他广阔的交流舞台。我们看到在日中国留学生在街头索抱希望改善中日关系,刚刚辞世的日本着名作家渡边淳一也曾说日本应为侵华道歉。这些友善的举动和声音正一点一滴地为中日关系的改善积累着正能量。

滁州医院专治牛皮癣
南阳有哪些二乙医院
常州其他内科医院哪家好
石家庄有哪些医疗美容医院
本文标签: